您现在的位置是:沙巴体育平台 > 网络世界 >

如果没有了纸质书 书架上该摆些什么

2020-05-08 19:34网络世界 人已围观

简介盘山县做网站书话大概是读书人最喜欢的一类书。书话是一种私密的交流,类似爱人之间的呓语,不足外人道也,偶尔被外人窃听到只言片语,也会觉得莫名其妙,认为这群读书人对一本书如此癫狂...

  书话大概是读书人最喜欢的一类书。书话是一种私密的交流,类似爱人之间的呓语,不足外人道也,偶尔被外人窃听到只言片语,也会觉得莫名其妙,认为这群读书人对一本书如此癫狂迷恋,是不是有中毒的症状。

  我有一个书架专门放置书话类的书,比如由西方公认的顶级书话权威尼古拉斯·A.巴斯贝恩的《文雅的疯狂》,美国藏书家爱德华·纽顿的《藏书之爱》,加拿大作家阿尔维托·曼古埃尔的《阅读史》《夜晚的书斋》,意大利作家翁贝托·艾柯与法国导演卡里埃尔精彩的对话录《别想摆脱书》等等,书架上单是西尔维亚·毕奇的《莎士比亚书店》就有三四个版本,当然还有很多关于书店和藏书家的故事书。《文雅的疯狂》有个副标题正好可以说明读书人对书话的热爱到底是什么,具体就是:“藏书家、书痴以及书的永恒之爱”。

  今天给我的书架上再增添一本新书话,德国作家布克哈德·施皮南写的《书情书》,整本书只是一本130页的小册子,但却写到了书籍的方方面面。每篇不求尽善尽美——说实话,书中有不少文字略显平庸,但是这种平庸总是被字里行间掩饰不住的真诚取代。比如在开篇的《书籍漫谈》中,他就开诚布公地说,他想在这本书里讲一讲,假如有天离开了书,我们的生活将失去什么,“在讲述中,我既不求全面,也不想挖空心思去搜罗各种新鲜的理由为纸质书辩护,而宁愿将更多的笔墨奉献给那些和书籍相关的最美妙最平凡的东西。”

  这些年纸质书即将被电子书取代的观点甚嚣尘上。纸质书的爱好者一直抗拒着屏读时代的到来,那些对未来充满憧憬的人认为取代纸质书是一种时代的进步。其实大多数人都是介于两者之间,我们热爱纸质书,它承载了我们阅读启蒙伊始最美好的记忆,但是对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来说,纸质书只代表了笨重的阅读方式,电子书的优点是纸质书无法比拟的。

  但是有得必有失。我们失去的就是纸质书从写作到出版,从传播到收藏过程中的很多乐趣,说白了,书话这个写作的门类大概会消失不见了。施皮南在《书情书》中写到的很多关于书籍的方面,在电子书的使用过程中都是不存在的。比如签名本、手抄本、二手书、毛边本、精装本、平装本、珍本、善本等这些概念在电子书上是没有任何意义的。盘山县做网站去旧书店淘书当然也是不存在的。电子书的出版过程,对书籍的装帧和设计自然也与纸质书不同,那些每年评选出的世界上最美的图书自然也不存在了。藏书家这个职业当然会不存在——很显然,我们不可能邀请客人去你的书房参观你的藏品时,你拿出来书架上一台kindle让他们观看你收藏的电子书。纸质书的收藏有时候是为了满足收藏家的虚荣心,当你手头有一本《古登堡圣经》或者《莎士比亚对开本》,有一本别人搜寻不到的宋版书或者少见的作家签名本,这是一种了不起的成就。但是对电子书来说,所有书的价值都是一样的。

  我最爱的是《书情书》的第三部分“书之聚”。在这部分的文字中,施皮南谈到了他对私人藏书的一些想法,比如在藏书这件事上,人类和所有的囤积行为一样,“都是出自同一个动机:为挨过荒年做储备”,让我想到小时候为了借本书,需要跑几公里外的村子,所以我现在的这种囤书行为是不是一种心理补偿?

  还有,施皮南分析说,私人藏书大概还有一种是身份和修养的象征,还具备私人档案的价值:“每一本读过的书都是读者自身历史的一部分……每一篇文字都是一个用语言搭建的世界,开始对那些光顾这个世界的读者来说,它同时也是记录这段旅行的日记。正因为如此,许多人才把读过的书如日记般珍藏,哪怕只是为今后能偶然提及这段经历保留一份可能。而且就像日记本一样,其存在本身已足以让这段记忆保持鲜活。”

  动荡的淇水,在艳阳下涨满着。几天前,浑暗的水流刚漫过模糊的堤岸,连续数日的暴雨就忽然停住了。大风仍旧在持续,把天吹得碧青如洗,看不到一丝的云。上午,船升起帆,解开缆绳,乘风向北疾驰。明晚前可抵达淇口,那是淇水被黄河洪流吞没的地方。

  不远处的野地里,几匹矮小的黑色公马静立在齐腿深的草丛中,浑身闪着湿漉漉的光泽,它们对面还有两匹白的公马,都低垂着头。正午的阳光下,白旄下的旗帜在风里发出猎猎响声。船帆都鼓满了,桅杆缓慢晃动,发出低沉的吱哑声。午后,船夫们唱过献鱼歌,把一大铜盆炖鲫鱼送进了主舱,献给了我。接过我的随从递过去的赏钱,他们就很开心地出去了,就坐在外面的甲板上,拿着刀子割猪腿肉吃,举着牛皮的酒囊痛饮。过了不久,他们又唱了起来。风大,声音易散,他们就放开嗓子大声唱。

  不是它就是我。我饿坏了。其实我都开始瘦了。前一夜我在山下的玛丽谷,从一处院子里取稻草。我用我的刀割开稻草垛,装满背包,然后睡了一会儿。天蒙蒙亮的时候我起身来到营地东侧的洼地里,在一个预先选好的地方铺下稻草作饵,早就认定那是绝佳的藏身之处。之后我趴在洼地边缘守了几个小时。我知道这里有驼鹿出没。我见过它们。它们甚至一直走到帐篷边。它们在山坡上游荡,多多少少跟随着自己理性的直觉。总是在路上——这些驼鹿。它们似乎相信别处会更好。

  张文宏:新冠疫情在全球二次爆发的风险是存在的;全球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超170万例;有方舱医院可能成博物馆

  上市前剥离如今再收购 拉卡拉关联交易引发深交所关注 被要求说明是否存在监管套利

  每日经济新闻午时丨专家:只要国外存在传染源,中国随时受到威胁;特斯拉中国回应减薪;世卫组织称新冠病亡率或比流感高10倍

Tags: 盘山县做网站 

本栏推荐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3666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