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沙巴体育平台 > 网络世界 >

当前大火的悬疑片《网络谜踪》的制作过程中有

2020-04-27 17:32网络世界 人已围观

简介文化建设除了跌宕起伏的故事,《网络谜踪》更为人津津乐道之处便是,全片都发生在各种多媒体设备的屏幕上,是一部彻头彻尾的 关于桌面电影更多片单推荐,我们在另一篇回答中有详细介绍...

  除了跌宕起伏的故事,《网络谜踪》更为人津津乐道之处便是,全片都发生在各种多媒体设备的屏幕上,是一部彻头彻尾的

  关于桌面电影更多片单推荐,我们在另一篇回答中有详细介绍,有兴趣的筒子请点击前往。

  成本仅100万美元,13天即拍摄完成,后期剪辑制作却长达18个月,《网络谜踪》幕后制作的精彩程度并不亚于影片本身。不过在此之前,首先让我们认识一下导演小哥阿尼什·查甘蒂。

  1991年阿尼什出生于华盛顿州雷德蒙德(对,就是微软Microsoft总部所在地),其父是一名资深的计算机工程师,80年代从印度移民而来。2013年,阿尼什毕业于南加大电影电视制作专业。次年,他用谷歌眼镜拍摄了短片《Seeds》,在油管Youtube上线万,随后也因此获邀进入谷歌创意实验室工作,专门拍摄广告片。

  《网络谜踪》的故事由阿尼什和自己在南加大读书时认识的助教赛弗·奥哈尼安(也是影片联合编剧&制片人)共同起草,文化建设为此两人专门观看了许多涉及人口失踪的电影,仔细分析每一部的优劣得失,并且反复讨论如何将传统的悬疑片元素与桌面电影这种新兴类型结合到一起。

  对于自己的导演处女作,起初阿尼什只是想把《网络谜踪》拍成一部6分钟的短片。不过当提莫·贝克曼贝托夫的制作公司Bazelevs(曾出品过同为桌面电影的《解除好友》并大获成功)看过项目资料后,后者对故事很感兴趣,决定将其拍成长片,谁知耿直小哥阿尼什一心只想拍短片,当场表示拒绝!

  “当时我差点儿想把他踢到桌子下面”,幸好塞弗还算清醒现场没有把话说死,之后也做通了阿尼什的思想工作,总算确保整个项目顺利启动。

  不过讲真,对于把《网络谜踪》拍成一部桌面电影,阿尼什心里其实也没啥谱儿,甚至做好了失败的准备,但他有一个巨大的优势:此前在谷歌的工作经历,让阿尼什懂得如何借助电脑屏幕或操作界面表达情感,以及怎样用闪烁的光标展现人物心理状态。

  之所以说《网络谜踪》颠覆了传统的电影拍摄,是因为影片采用了“先剪辑后拍摄”的手法——在开机前,阿尼什拉来剪辑师,一人分饰所有角色,花了七个星期鼓捣出一个100分钟的粗制DIY版,

  用他自己的话说就像“皮克斯动画片的故事版那样”,并将其给每位主演播放讲解,以便让大家更好理解各自的角色。

  影片正式开机后,阿尼什动用了一切设备,GoPro、无人机、DV甚至还有自己日常用的iPhone,统统成了拍摄工具——

  然而对于主演来说,桌面电影这种形式还是太另类了,纷纷表示接受不能,比如约翰·赵一开始就是拒绝的,

  要知道桌面电影的最大特点也是难点,就是演员几乎需要全程面对屏幕,无法与真人对戏,不过这难不倒阿尼什,他自有办法——

  比如拍摄下面这场戏时,约翰·赵与黛布拉分别坐在两个房间内,二人通过安装在电脑上的GoPro摄像头看着对方交流。与其说俩人是在表演,不如说就是日常那样视频聊天而已。

  而为了更好地演绎自己的角色,黛布拉还专门请教了两位洛杉矶警探,学习处理人口失踪案件的调查取证流程及话术等内容。

  另一方面,由于正片里大家看到的各种对话框、网页和界面,基本都是在后期才添加上去的,因此现场拍摄时,演员的相应表情与动作基本只能“靠想的”,除了少数情况下可以借助简单的标志物(比如粘在屏幕上的黑胶布)来定位视线,

  更多时候则需要通过耳机接受阿尼什的实时指令,比如哪里会有弹窗或者要用鼠标点击,以及眼神何时从屏幕一侧移到另一侧,就像下面这样:

  此外,在以往的电影中我们很少见到演员突然前后晃动,因为那样会导致镜头失焦,然而由于《网络谜踪》这类桌面电影全片几乎都是特写镜头,因此演员会反其道而行之,特意借助身体的前后运动,来营造逼真的代入感和强烈的情感冲击力,就像下面这样:

  虽然已经有了不错的发展态势,但桌面电影毕竟还算一个新生事物,它能否像《网络谜踪》主创说的那样“扩充了电影语言”,还需要时间的检验,让我们拭目以待。

Tags: 文化建设 

本栏推荐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3300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