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沙巴体育平台 > 网络世界 >

十月革命:一场没有抵抗的暴动

2020-03-28 17:53网络世界 人已围观

简介爱情全保与自发且又盲目的二月革命不同,十月革命是由布尔什维克党人针对一个已经被革命形势所淘汰的政府而精心准备的。 实际上,直接参加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的人数极其有限:总共...

  与自发且又盲目的二月革命不同,十月革命是由布尔什维克党人针对一个已经被革命形势所淘汰的政府而精心准备的。

  实际上,直接参加“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的人数极其有限:总共几千名的卫戍部队士兵、喀琅施塔得基地的海军士兵和支持彼得格勒军事革命委员会的赤卫队员,以及几百名各工厂委员会的布尔什维克活动分子。

  低冲突,低死亡率(不过十几人)均表明这场预料之中、反对力量薄弱的政变是何等的水到渠成。

  起义于1917年俄历10月22日开始,彼得格勒军事革命委员会向卫戍部队军事指挥部表示,从今以后最高司令部的命令只有经过该委员会的签署之后方能生效。10月23日那天,各个阵营都试图赢得时间,接二连三地发表充满威胁和最后通牒式的声明。24日上午,依然低估布尔什维克的威胁并且根本指挥不动卫戍部队的临时政府下令,在首都的战略要点部署若干营的士官生队伍。几十名哥萨克军人及由140名志愿者组成的“妇女敢死队”也赶来增援冬宫卫队。为了阻止工人街区的示威群众前往市中心破坏安宁气氛,像以往每次出现动乱征兆之后的情况一样,政府下达了收起涅瓦河吊桥的命令。这一天,临时政府采取的惟一“进攻性”措施是关闭了两家布尔什维克报纸。作为对政府这一“反革命”行动的回答,布尔什维克发动了强大攻势。彼得格勒军事革命委员会的队伍在没有遇上任何抵抗的情况下就控制了首都的战略中心:桥梁、邮局、电报所、银行和火车站。起义直到10月25日凌晨,都没有一声枪响:整个夜晚,克伦斯基都在徒劳地要求前线点,他装扮成一名塞尔维亚官员走出冬宫,向一位美国外交官借了一辆插着外交旗帜的汽车离开了彼得格勒。他在《回忆录》中如此描绘了他看到的彼得格勒的最后景象,其中之一是一堵墙上写着的歪歪扭扭的标语:“打倒犹太人克伦斯基,托洛茨基万岁!”

  就在克伦斯基离开冬宫之际,身在首都另一端的列宁正在以军事革命委员会的名义撰写声明,宣布解散临时政府,该份声明在上午9时45分送到了新闻界:“临时政府已经被推翻。政府的权力已经转交给了彼得格勒的工兵代表苏维埃机构,即无产阶级和彼得格勒卫戍部队的领导——军事革命委员会的手中。人民原先的奋斗目标是:立即实现民主和和平、取消土地私有制、由工人监督生产、成立苏维埃政府,现在这一目标已经达到。”

  列宁撰写声明的行动有着重大的意义:这位心存疑虑的布尔什维克领袖试图通过该项声明将全部权力交给一个机构,而这个机构除了布尔什维克中央委员会之外并没有得到任何人的授权。但是,这个机构又无论如何不隶属于苏维埃代表大会,因为列宁对其奉行的“革命议会主义”难以放心。10月25日这一天气氛很奇怪!街道上安安静静,办公室和商店都正常开门工作,市中心的人们也活动如常。11点开市的股市也没有任何骚动,汇率稳定:和前几天一样,620个卢布兑换1美元。谁都不知道昨晚发生的革命。被罢黜的克伦斯基政府惟一还剩下的建筑就是冬宫。部长们聚集在一起,等待着想象中的增援。而在斯莫尔尼宫,600多名代表在一片混乱中等待着反复被推迟的第二届全俄苏维埃代表大会的召开。

  18时30分,军事革命委员会向临时政府发出了最后通牒:要么举手投降,要么遭受阿芙乐尔号巡洋舰和彼得保罗要塞大炮的炮火袭击。

  21时,阿芙乐尔号巡洋舰开炮了。由于舰上没有任何炮弹,它只不过放了一个空炮。两个小时之后,彼得保罗要塞也打出了一些炮火,但却毫无准头,仅仅对冬宫造成了极小的一些损坏。负责保卫冬宫的哥萨克军人和士官生因为当局允诺的援兵迟迟不至而士气低落,逐渐向后撤退。到了午夜,仅剩妇女军和一些军官还坚守在岗位上。最后,来自巴甫洛夫斯基军团的第一批陆军和海军军人强行冲破了冬宫的大门和窗户。

  冬宫并非被攻克,而是在守军放弃之后才被占领的。1917年10月26日凌晨2时10分,起义军占领冬宫,爱情全保临时政府的部长们被逮捕并在良好的护卫下被送往彼得保罗要塞。

  而在占领冬宫的3小时之前,并非广泛代表了全国各地苏维埃政权的“第二届全俄苏维埃代表大会”终于召开了。实际上,工业大城市的苏维埃和士兵委员会的代表要大大超过农村苏维埃代表。

  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在谴责了布尔什维克“背着苏维埃搞军事阴谋”之后便离开了会场。托洛茨基讽刺他们道:“你们是一群失败的可怜家伙。你们的角度扮演完了。去你们该去的地方,滚进历史的垃圾堆吧!”

  会场剩下的绝大多数都是布尔什维克,惟一盟友是社会革命党左翼小团体的成员。他们通过代表大会对暴力革命表示支持,还通过了由列宁撰写的关于把“全部政权”交给苏维埃的决议。

  几个小时之后,代表大会在结束之前通过了成立布尔什维克新政权即由列宁领导的“人民代表委员会”的决定,以及新政权的第一批有关和平和土地的法令。

  “线日这个值得纪念的日子里用德语对托洛茨基说道。他在后来又表示:“在俄罗斯发动一场世界革命真是易如反掌。”

  这个时候,一切都看似令人吃惊且又易如反掌……或者说无足轻重。在世界大战的一片混乱之中,欧洲各国政府几乎都没有觉察到布尔什维克的强烈举动。

Tags: 爱情全保 

本栏推荐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1679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