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沙巴体育平台 > 航天世界 >

世界航空城发展对比研究

2020-04-21 14:51航天世界 人已围观

简介树大根深2018年5月,川航3U8633航班风挡玻璃空中爆裂事件,将人们的关注焦点再次拉回到传统的航空产业中。目前在民航飞机的世界里,波音和空客无疑就像两个泰坦希腊神话里的巨神,顶天立...

  2018年5月,川航3U8633航班风挡玻璃空中爆裂事件,将人们的关注焦点再次拉回到传统的航空产业中。目前在民航飞机的世界里,波音和空客无疑就像两个泰坦——希腊神话里的巨神,顶天立地,力大无比。在《最高的战争:波音与空客的全球竞争内幕》一书中,则更详细地表述了波音与空客两家公司的竞争与成长。但我们还需清楚地认识到,航空产业的特殊性让它代表的绝不是简单的市场竞争,而是站在企业背后的国家战争与对抗。

  本期华高莱斯将为大家推送法国研究中心的文章《最高的战争——世界航空城发展对比研究》,文中将对世界民航寡头企业空客与波音及其所在的城市——法国图卢兹与美国西雅图进行对比分析,从城市的角度出发,探究城市与航空航天产业是如何相辅相成的。同时,对有着不同发展模式的美国洛杉矶的航空航天产业发展及其对中国的启示进行简要分析,以飨读者。

  图卢兹(Toulouse)坐落于法国西南部加龙河畔,是南比利牛斯大区(Midi-Pyrénées)的首府及上加隆省的省会,是法国西南地区重要的行政、文化和商业中心。作为法国第四大城市,图卢兹城市面积118平方公里,市区有大约44万人。同时,它还有着许多响当当的名号:欧洲航空航天工业中心、协和飞机(Concorde)与阿丽亚娜火箭(fusée Ariane)的诞生摇篮、空中客车飞机(Airbus)的故乡,是空中客车、达索战斗机的生产基地,以及众多实力雄厚的电子和制造业公司的所在地。

  那么,图卢兹是如何发展成为欧洲航空航天之都?接下来,本文将从以下四个方面为大家一一揭晓。

  图卢兹与航空工业渊源已久。早在19世纪,图卢兹就在充分利用比利牛斯的水力和拉克的天然气,并借助兴建的铁路,大力发展制造业和化学工业。较早开启的工业化进程为图卢兹的航空工业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而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为图卢兹赋予了新的角色,它被征用并且不得不开始从事以及飞机材料的生产。

  在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之间,法国在图卢兹组建了航空工业。1917年,法国政府在图卢兹成立了Aeropostale航空邮运公司,专门从事飞机邮递业务。远离战线的图卢兹被证明是法国航空业战略上的理想选择。然而,在20世纪30年代,受金融危机的冲击,Aeropostale公司逐渐衰落,直到它与其他当地航空公司合并成为一家新成立的公司:法航。此时,上加隆省四分之一的工业就业人口在航空航天企业工作。该省工业、贸易和服务业,也主要集中在图卢兹市内及周围地区。

  协和式超音速客机,是欧洲抗衡美国的首次尝试。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图卢兹仍是法国航空产业发展的热点地区,欧洲航空产业正如火如荼地发展着。而彼时地处太平洋沿岸的美国波音公司,早已成为全球资深的航空工业巨头。要知道欧洲的航空技术并不落后,如英国的彗星式客机是第一架喷气式民航客机,战后的军民用航空工业发展也很热闹。但是,欧洲各国各自单干的飞机公司,在本来就不大的市场里一直进行大量地重复建设,设计的飞机大同小异,导致美国公司充分运用规模经济的优势,大规模挤占欧洲乃至世界的民航市场。出于巩固欧洲航空工业,以此带动欧洲经济和政治一体化的政治目的,以法英为主的欧洲国家开始了欧洲合作,协和式飞机正是这一努力的起点。协和式客机一共制造了20架,其中只有14架投入了商业运营。这架英法联合设计的飞机于1967年在图卢兹首次公开露面,并于两年后完成首航,据说当时曾有来自16家航空公司的76架订单。协和飞机及第一批喷气式飞机的生产确立了图卢兹在规模型航空工业园区中的地位。

  空中客车公司,则是欧洲自强联合与美国成功抗衡下的产物。协和飞机的首次尝试,让欧洲各国意识到惟有联合才是欧洲的出路。因此,以英法联合研制协和式超音速客机为契机,以英法德三强为骨干,吸纳西班牙、荷兰、比利时的欧洲航空工业开始联合起来。1967年9月,英国、法国和德国政府签署一个谅解备忘录(MoU),开始进行空中客车A300的研制工作。这是继协和飞机之后欧洲第二个重要的联合研制飞机计划。1970年,空中客车公司正式成立,并将总部设在图卢兹,成为一家集法国、德国、以及后来加盟的西班牙与英国公司为一体的欧洲集团。作为一个欧洲航空公司的联合企业,其创建的初衷是使欧洲飞机制造商能够与强大的美国对手有效竞争。

  通过克服国家间的分歧,分担研发成本,以及合作开发更大的市场份额,空客公司改变了全球航空工业竞争格局,并且为国家、航空公司和机组带来了真正竞争的效益。自成立以来,空客公司逐步发展成为波音公司的主要竞争对手,波音公司在民用运输机的市场份额不断被空客蚕食。四十多年过去了,事实证明欧洲几国成立空客的决定是十分明智的,如今空客与波音成为了民航客机领域的两大巨头,虽然不能说超越波音,但至少平起平坐。

  与此同时,在法英德等相关国家坚定的政治意愿和决断下,作为命运宠儿的图卢兹从一个小省镇一跃而起,发展成为欧洲的航空航天枢纽、法国最活跃的商业和高科技中心之一。

  作为因政治意愿而选定的航空城,图卢兹航空产业的发展离不开政府的大力扶持。得益于法国政府建立具有世界级竞争力的科技产业集群的政策,位于法国西南部阿基坦大区和南比利牛斯大区的航空航天谷(Aerospace Valley)正式成立,并将总部落子于图卢兹。

  工业、研发和培训,则是图卢兹航空产业不断创新发展的三大支柱。三者的有机结合与良好互动,形成了航空制造产业协作网络,使得图卢兹成为一个从教育培训、研发设计到生产制造于一体的集群式发展的航空城,而这同样离不开政府的协调、沟通和导向作用。

  作为空客的主战场,图卢兹是空客重要的生产基地,这里有A320、A330(包括机舱布置和喷涂)、A350XWB和A380总装线和大型机舱样机中心。图卢兹地区还负责飞机的飞行和地面测试以及空客飞机的研究、设计等工作。目前,约有2.1万名员工在空客图卢兹基地工作,占空客全球员工的30%。

  除了主制造商空客之外,图卢兹还集聚了航空产业链上的500 余家子系统承包商和二级承包商,包括发动机制造、机载系统制造、材料研制、试验和维修、机身建造和组装等航空相关领域。相关统计数据表明,图卢兹与波尔多组成的法国航空航天谷有83%的公司为子承包商,58.5%的员工从事分包生产。由此可见,子承包商在法国航空航天谷的企业中占据了优势地位。大量王牌集团及中小企业的聚集使图卢兹形成了较为完整的产业链,最大限度地提高了生产效率、降低了成本,从而构筑了法国航空产业的竞争力。

  除需要完整的航空制造产业链外,图卢兹航空城的发展还离不开教育培训机构的支持。图卢兹高等教育发达,有4所大学、25所高等专业学院以及众多科技机构,是仅次于巴黎的法国第二大大学城。图卢兹同时还是法国航空航天人才的教育培训基地,法国最重要的3所航空航天大学法国国立高等航空航天学校(SUPAERO)、法国国立民航学院(ENAC)和法国国立高等航空工程学校(ENSICA,后与SUPAERO合并为ISAE集团,旨在增加二者的国际知名度)均设于此,源源不断地向图卢兹输送航空产业高端人才。

  为了让产业和教育培训之间形成更好的互动融合,政府将这几所航空航天类大学都布局在航空产业集聚的图卢兹南郊,与航空航天CNES公司等企业相邻。几乎相似的建筑更让人难以将工厂和校园区分开来。这些高质量、有机融合的教育培训资源,为图卢兹地区内企业提供了共享信息平台,提高了地区的智力资本水平,有力地促进了图卢兹法国航空工业中心的实现。

  图卢兹集聚了强大的科研力量,拥有400多家科研机构、10000多名科研人员,以航空航天、信息、生物技术等研究领域著称。它的科研优势是法国航空航天成为世界级竞争力集群的主要动力,源自于科研力量的创新与技术开发也是法国航空航天持续发展并屹立于世界顶级的重要智力源泉。

  图卢兹还拥有17个研究中心和众多的试验中心,它们是该地区技术能力和专业特长的集合体,可以保证航空航天领域的中小型工业企业、大型工业集团和民用军用企业所使用的材料、加工过程或被测试机器的性能、安全性和可靠性

  图卢兹的航空工业极大的带动了当地经济的发展,目前在市区40多万的人口中有大约8万人在航空领域工作,堪称名副其实的经济发动机。同时,航空经济也促进了以创新为核心的其他新兴产业发展。空客、ATR等大型航空企业的落户,带动了相关产业链的发展,进而全面促进城市产业结构升级,再加上大学和科研机构的吸引力,使得图卢兹地区电子工业等高科技产业呈现发展优势。图卢兹市电子工业实力雄厚,据统计,法国电脑专家的25%都集中在图卢兹。多家跨国公司如马特拉、汤姆逊、西门子、摩托罗拉等也均在图卢兹设有生产企业。

  在产业发展之余,图卢兹还通过构建航空文化体系、大力发展航空旅游,来强化航空城品牌特色,提高图卢兹在世界范围内的知名度。

  位于图卢兹布拉尼亚克国际机场附近的空客总部是世界最大的双层客运机A380的诞生地,图卢兹依托此基地推出了工厂实地参观的特色游览项目。Lets visit Airbus为游客提供了三个可选项目,每个项目耗时90分钟,包括:参观A380总装厂(展示飞机的组装过程、在跑道上观测飞机试飞)、全景巴士之旅(整个厂区的分布布局)和绿色之旅(空中客车厂区的环保措施),游客在这里还有机会亲眼见到全球仅有5架的、空客专门从各国运送大型部件的“大白鲸”货运机。需要注意的是,参观游客可以只选择参观A380总装厂,也可以在选择参观A380总装厂的同时在剩余两个项目中二选一,并且都需提前预约。

  空客公司为把在英国、德国、西班牙工厂生产的大型部件空运到图卢兹总装厂而设计生产的专用机

  图卢兹Aeroscopia航空博物馆靠近空客A380的装配线,强大的可视化特性使其成为航空工业一个具有代表性的展厅,让人可以了解图卢兹的航空历史、文化和实力。Aeroscopia博物馆由飞机陈列馆、旧飞机还原陈列楼等组成。旧飞机还原陈列楼收集陈列了近50 架飞机,其中包括A300B、“超级彩虹鱼”(Super Guppy)、协和式飞机(Concorde)等在法国乃至世界航空史上具有重要意义的经典机型。

  太空城(Citéde lespace)是图卢兹打造的一个以航空教育和娱乐为主,同时适合儿童和成人游玩的主题公园,被称为全欧洲最棒的航空博物馆。太空城位于图卢兹近郊,占地5公顷,共由3部分组成——主题公园、天文馆和展览馆,是一个发现、试验和理解宇宙的地方,标志建筑物是矗立在航空城外面的线火箭模型。在这里,各种高科技展览会让你目不暇接,你还可以体验宇航员训练所用的陀螺仪,被头脚颠倒360°旋转1分钟;或者通过一个称重器告诉你自己的体重在月球和地球上有何不同;又或者在特种仪器的辅助下尝试一下在太空漫步的滋味……在新奇有趣的体验中了解太空和科学。

  正如图卢兹市长让-卢克·穆旦克先生所说:“图卢兹人口增长的80%来自法国其他大区的人,其中约一半来自巴黎地区。这些人口的流入主要来自于图卢兹提供的高技能的工作岗位以及在这里创建的城市生态系统的吸引力!”未来随着高素质人口的不断导入,图卢兹这座航空城将更加熠熠生辉。

  今天为大家带来的是文章中篇,让我们一起来到二战催生出的航空城——美国西雅图!

  西雅图是名副其实的世界航空城,这里是波音公司的发源地与重要基地,也拥有目前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大型飞机装配基地。截止目前,大西雅图地区拥有除了波音以外的1000余家波音的相关配套企业,拥有全美17%的航空航天产业工作岗位。

  这就要从波音公司的创始人、飞机发烧友——威廉·爱德华·波音(William Edward Boeing)说起。一个机缘巧合,在华盛顿州做木材生意而赢得财富的波音于1908年迁到西雅图。两年后,飞机发烧友波音到洛杉矶去参加美国首次航空比赛。他试图乘坐其中一架飞机,但是参赛的十多名飞行员中,没有一个愿意帮忙。失望地回到西雅图的波音决心要亲自创造一架更好的飞机。就这样,波音在联合湖岸边的一个破旧工棚里开始了自己的飞机建造梦想。公司成立之初,只有21人,生产条件极为简陋。所谓的飞机制造工厂,不过是岸边的一个船坞,波音的第一架飞机——双浮筒式水上飞机就在这里诞生了。

  最初的波音公司,还只是利用自身的飞机进军航空邮件业务。1919年,波音开辟了加拿大维多利亚至美国西雅图之间的航空邮件航线,这是世界上第一条国际航空邮件航路。此后,树大根深波音开始涉足航空邮件业务,越做越大,最终专门设立了波音航空运输公司,主要经营航空邮件业务。就这样波音在西雅图落地生根。

  在最初依靠水力来发动飞机的年代,西雅图的湖泊与森林资源无疑具有绝对的优势。首先水边有水上飞机的起降地,从不结冰;其次,在飞机几乎都由木头制作的年代,西雅图有能力提供大量廉价的木材以及有经验的木匠,当时波音的宣传口号反映了这一时期的主题,即“制造于云杉生长之地”。

  在金属决定飞机制造工艺的年代,西雅图又拥有不可比拟的水电优势。一战结束后美国众议员荷马·波尼公布了由私人集团分接哥伦比亚流域的能量财富条例,包括在哥伦比亚河到斯波坎(华盛顿东部一个城市)之间沟通运河,并在运河范围内建造大坝。这样使得用电变得便宜从而便利了美国西北部潜在铝业或与铝业有关的工业发展,其中就包括波音公司。因为要将铝从铁矾土矿石中分离出来需要巨大的电量,而水力发电坝使得这一条件成为可能。这样做的结果是绝大多数的铝流到了波音公司,为波音的成长创造了条件。

  除此以外,在城市后续发展中,西雅图便捷的海陆空运更是发展航天产业基石。飞机制造工艺复杂,所需要部件多,随着全球分工专业化的不断深入以及飞机制造产业的全球化运作,飞机制造零部件生产商布局在全球,而不同零部件的价值不同,波音公司总装厂对其的时间要求也不同。因此,飞机总装厂的基地需要有便捷的海陆运输。而总装厂的飞机正式投入使用之前,需要进行一定时间的试飞,因此需要总装厂有足够的空域和陆地空间,因而飞机的总装基地对海、陆、空运输有较强的需求。

  值得强调的是,西雅图港是优质的深水港,也是离亚洲最近的港口,以海路计,比美国其他西海岸港口近1-3天路程,是美国本土通向亚太国家的门户,这对于追求时间的航天产业尤为重要。以位于西雅图的Renton的总装厂为例,其紧邻Renton Airport和cedar river,而位于西雅图东北紧邻的装配基地Everett紧邻Boeing Field,且与海港之间有便捷连线,保障了波音飞机零部件的供应和飞机总装的生产。

  二次世界大战给西雅图航空航天事业的发展带来了绝佳机会。战争期间,联邦政府投入巨资发展军事工业,飞机作为重要的军事工具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加之朝鲜战争、美苏军事对抗,巨额国防开支源源不断地流入西部。以20世纪50年代为例,美国防务开支始终保持着国民生产总值10%的水平。就西雅图来讲,在1940-1945年间,承担军火生产数量位列西部十大都市区第三。

  而西雅图的航天产业以波音表现得最为明显。波音公司的第一笔订单便是来自美国海军,其订购了50架C型教练机,是波音公司最早的客户。20世纪30年代中期,波音公司开始研制大型轰炸机,二战的爆发给波音公司提供了绝佳的机会,波音公司藉此成为最大的军机制造商。在大量军事需求的刺激下,波音公司的技术能力以及生产能力得到突飞猛进的发展。包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赫赫有名的B-17(绰号“空中”堡垒)、B-29轰炸机,以及东西方冷战时期著名的B-47 和B-52(绰号“同温层堡垒”)战略轰炸机,B-52服役后30多年中一直是美国战略轰炸力量的主力。在广岛和长崎投放的正是B-29超级堡垒轰炸机。美国空军中比较出名的KC-135 空中加油机以及E-3(绰号“望楼”)预警机也是由波音公司生产。二战真正激发了西雅图地区航天产业的蓬勃发展。

  法国图卢兹航空城,是整个欧洲优生优育结果,是基于图卢兹强大工业基础空降发展出的航空城。同时拥有众多实力强劲的航空航天企业。

  而西雅图航空航天产业发展完全依赖于龙头企业——波音,其发展路径更类似于蜂王牵引。从以下人士对波音与西雅图的描述中便得知一二——

  罗杰•塞尔在他情有独钟的西雅图历史中,认为“西雅图不外乎是波音的殖民地,驱动着西雅图的发动机是波音公司。在多数人的眼中,提到西雅图自然会提到波音,已成为思维定式。”

  不仅如此,波音的发展过程便是通过不断并购逐渐成为商用与军事飞机行业中的翘楚。

  飞机制造寡头波音的落户催生了西雅图航空城的发展,并以波音公司为龙头形成了子承包商和相关产业的集聚。在对埃弗里特航空产业集群各环节进行分类汇总后可以发现:相对成熟的航空产业链对航空配件供应与检修服务两类企业会有所侧重,航空配件供应商以及检修与服务商分别以21家和17家的数量位列第一二位。维修与服务商的服务内容相对比较单一,而航空配件的种类则较为广泛。

  在进一步的数量统计后,发现集群中的配件企业又以电子系统供应商居多。虽然涉及飞机总装的其他种类配件需求也相当大,但是考虑到埃弗里特的产业高端化,其他的基础配件可能在更长期的产业迁移中转移到中国等低成本制造业大国;而电子系统的制造作为航空产业相对更为核心的环节,在区域产业集群中占据重要地位。

  临空经济成为西雅图地区新兴产业发展的孵化器。波音公司在西雅图地区多年的运营,不仅带动了西雅图地区经济的增长,更改善了西雅图的交通状况和商务环境。目前,西雅图已建成现代化的深水港,并成为美国西北部地区的金融中心,一些大公司把总部都设在西雅图地区。另外,西雅图地区已经发展成领先的软件产业,通讯产业,生物科技产业和医疗技术产业的中心。

  位于莱德蒙德(Redmond)东部郊区的微软公司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软件制造商,在当地拥有近28000名员工,是整个地区第二大的雇主。以华盛顿大学、Fred Hutchinson癌症研究所和西雅图大型医疗机构为中心的生物科技产业,是西雅图地区另一个迅速扩张的产业。目前以波音为龙头的航空制造产业在西雅图经济的比重逐年下降,而新兴的软件、通讯、生物科技、医疗技术产业以及金融业、总部经济在西雅图地区的作用开始凸显。

  作为世界首屈一指的航空城,西雅图的城市中包含了众多的航空航天元素空间与符号。

  太空针塔(Space Needle)是美国西北太平洋地区的一座主要地标,位于华盛顿州西雅图的市中心区域。因1962年世界博览会在西雅图举办而兴建,同时也象征着当时美国社会对航空竞赛的热忱。

  西雅图飞行博物馆(The Museum Of Flight)依托波音工厂而发展工业旅游项目,是美国西岸最大的飞行博物馆 ,每年约有40万人次参观。内部陈列展示着SR-71黑鸟、B-29、P-51等战斗机等,同时还拥有展示阿波罗登月计划资料、模型与实物的太空主题展馆。

  西雅图波音埃弗里特(Everett)工厂离西雅图市区北部25英里,目前是世界最大的飞机制造厂,也是世界上体积最大的建筑,在这里可以观看747/757/777和梦想飞机的制造过程。目前,每年吸引10万人次参观。

  今天为大家带来的是文章下篇,以美国洛杉矶为例,让我们看看“超级大都市”发展航空航天的新动能,以及对中国打造航空航天产业城市的启示!

  上文所分析的图卢兹和西雅图可以看作是一种“小城大产”的模式。这样理解的原因是:虽然二者是世界公认的三大航空航天城之二,航空航天产业强势发展,但在人口规模上如果按照我们对国内大城市的普遍认知来横向比较的话,就要小得多了。在中国,市区常住人口超过500万的城市已达到12个,而图卢兹虽然是法国的第四大城市,市区人口仅约44万,连同郊区人口总计稍高于130万;西雅图市区人口约70万,连同都会区人口不到500万,虽然市区规模在全美50个最大城市中排名第18位,并且是近10年来人口增长率最高的城市(18.7%,2010-2017年),但与排行榜前列市区人口已达数百万的纽约、洛杉矶等城市仍不可同日而语。

  “城”实在是“小城”,“产”却是十足的“大产”。以西雅图为例,2016年GDP为3008亿美元,约合19255亿人民币,同年上海的GDP是28179亿人民币,但人均GDP水平西雅图约是上海的3倍。因此图卢兹、西雅图的发展经验表明,这种“小城大产”模式下依靠一个龙头企业的牵引和政府的支持引导,不断推动研发创新,完善人才教育培训体系,可以形成产业集群,实现产业腾飞。

  与“小城大产”模式不同,作为全美第二大城市的洛杉矶,在航空航天产业发展历程中探索出适合“超级大都市”发展的新动能——

  加州是美国航空航天产业的第二大州,仅次于华盛顿州,并且洛杉矶所在的南加州地区是加州航空航天产业的聚集地区。同图卢兹、西雅图一样,洛杉矶航空航天产业的发展也具有深刻的军方背景:在南加州7个涉及航空航天领域的美军基地中,大名鼎鼎的喷气推进实验室(Jet Propulsion Laboratory,JPL)就位于大洛杉矶城郊帕萨迪纳,洛杉矶空军基地、空军42号工厂基地也位于大洛杉矶都市区内。此外,如洛克希德•马丁、诺斯罗普•格鲁曼等多家世界著名军工企业都创立于南加州,其中道格拉斯飞机公司(麦道公司的前身之一)正是创立于洛杉矶。

  然而洛杉矶所在的南加州地区航空航天产业正面临着政府投入减少、企业经营成本升高、生活成本较高、其他州的优惠刺激政策竞争、工程技术人员年龄老化严重等诸多严峻挑战,许多传统产品生产线被迫关闭或转移,如波音在大洛杉矶的长滩市生产军用运输机 C-17 的工厂已经在 2015 年 11 月关闭。而且,南加州地区目前已基本没有大型航空航天公司总部。

  尽管航空航天产业在南加州地区整体在萎缩,但仍是洛杉矶重要的产业方向之一。“超级大都市”的人口规模,是支撑洛杉矶产业发展的重要因素,这也正是与图卢兹、西雅图相比最大的不同和优势。洛杉矶拥有近400万人口就意味着其中科技人才的数量也远远高于其他中小城市,而且不仅是航空航天产业人才,娱乐、媒体、电子信息、生物医药等各产业领域人才都在洛杉矶汇聚。

  位于洛杉矶西区的“硅滩”(Silicon Beach),就是最典型的例子——据市场研究机构“新创网络公司基因组”(Startup Genome)提供的数据,综合考虑人才、公司业绩、风投资金、基础设施等50多种因素,硅滩被评为全美第三大创业区域,仅次于旧金山湾区的“硅谷”(Silicon Valley)和纽约市的“硅巷”(Silicon Alley),它被认为是全球新兴的科技创业中心。根据美国人口、劳动力统计局统计,目前硅滩的技术人才已有14.8万人左右;另据“硅滩创业企业地图”网站统计,截至2017年12月,硅滩及邻近地区拥有创业公司1145家、加速器33家、孵化器45家、联合办公机构57家、投资公司73家、咨询公司319家、众创空间17家。

  在如硅滩这样的新创聚集地,各领域科技人才汇聚的意义在于可以激发技术创新的更多可能性。随着各学科的深入发展,学科交叉越来越成为科学创新的突破点。正如生物力学深入到细胞分子水平而形成“力学生物学”前沿领域,是物理学家为心血管疾病发生发展的规律和防治提供了力学生物学与工程学的新思维和新方法。而对于航空航天产业来说,只有洛杉矶这样人才聚集的“超级大都市”、硅滩这样的新创聚集地,才会出现Space-X创始人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这样跨界金融业(PayPal公司)、汽车业(Tesla公司)、能源业(SolarCity 太阳能发电公司)甚至担任过电影制作人的跨界奇才。

  同时,美国社会学家马克·格兰诺维特(Mark Granovetter)提出的“弱联系”理论指出:与一个人的工作和事业关系最密切的社会关系往往不是“强联系”,而是“弱联系”。因此在洛杉矶各领域科技人群间发生的广泛的“弱联系”,比只在航空航天领域内部的强联系更能跨越界限获取信息和资源,进而创造出更多的科技创新的灵感和理论支撑。这也证明了洛杉矶的“土壤”是Space-X得以萌发的必要条件。

  2018年2月,马斯克将一辆樱桃红色的特斯拉装入重型猎鹰火箭内送入太空飞往火星轨道(图片来源:搜狐网/美联社)

  因此“超级大都市”的人才集聚所产生的规模效应不仅是线性叠加的关系,而是一种乘数效应的扩散。源源不断的人才聚集及其所产生的乘数效应,成为了洛杉矶航空航天产业发展的新动能。未来航空航天产业发展很大程度上将依赖于人工智能、生物技术、3D打印等一系列高新技术的综合支撑,而洛杉矶目前已经集聚了各领域的新创公司和科技人才,将为航空航天产业提供持续有力的支撑。

  尽管南加州航空航天产业总体在萎缩,但销售额依然保持稳定。尤其在导弹和太空飞行器制造业这一优势领域,仍保持强劲增长势头,其从业人员在2004—2014年期间增长了64.4%,增加了6300个工作岗位。太空飞行器制造业能够保持迅猛发展势头,离不开大城市提供的大市场。400万的人口规模催生出“众口难调”的需求,不同类型的市场需求是促进产业发展的最直接动力。

  例如致力于成为全球首家大型私人太空旅游公司的维珍银河公司,在大洛杉矶的长滩市建造工厂,开发和制造Launcher One火箭,用于将小型卫星送入轨道;同时在南加州的莫哈维航空航天港的分公司——太空船公司主要开展商用太空船的飞行测试。富豪云集的加州正是太空旅行市场潜力最大的地区。“太空船2号”已于2016年9月进行了首次试飞,能够搭载2名飞行员和6名乘客进入太空亚轨道,乘客们可以感受长达几分钟的失重感和欣赏太空美景,其票价高达每个座位25万美元。此外包括Space-X所从事的商业轨道运输以及商业卫星、商用无人机等市场,都是洛杉矶航空航天产业由传统产品转型发展的新领域。

  中国目前出现了一批以上海、西安、成都等城市为代表的,城市规模大、产业类型复合且具备深厚航空航天产业实力的“超级大都市”,以及以南昌、贵阳、景德镇等城市为代表的,在航空航天某一专门领域具有突出优势的“航空航天特色城”。在商业航天、通用航空等市场蓬勃发展的趋势下,“小城大产”和“超级大都市”的模式为中国发展航空航天产业的城市提供了借鉴——

  图卢兹作为法国第二大大学城,拥有法国最重要的3所航空航天大学,集聚了11万大学生、10500名研发人员,每年培养出法国16%的工程师;洛杉矶拥有加州理工学院、南加州大学、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等著名高校,且均设有航天工程、材料科学等相关工程学科,仅硅滩每年工程专业毕业生可达1万人。此外,除了航空航天专业的高等教育,还设立了培养飞机驾驶、维修技术人员的专科和社区大学,如西雅图的南西雅图学院和洛杉矶的中美加州航空飞行学院等。

  上海、西安等“超级大都市”应充分发挥自身高校、研究机构聚集的科研优势,为学科间的“弱联系”搭建人才交往平台,提升改善科技人群现有的创新创业工作环境和公共服务配套设施,通过现有科技人群的感召力吸引更多工程领域高科技人才的聚集。同时要重视航空航天业职业教育的发展,对高级技师、技术人员加大培养培训的投入力度,构建完备的航空航天人才体系。

  航空航天城市永葆活力离不开政府的持续支持,图卢兹得益于法国政府扶持下的产学研一体化战略;洛杉矶航空航天产业新创公司的蓬勃发展,包括Space-X的技术研发及发射场地,也离不开NASA实验室和加州空军基地的支持。作为系统复杂性极高的产业,科技创新的人力、资金投入巨大,只有依靠政府组织协调部门合作、调配资源,以及在科研、金融等政策方面的优惠,才能为科技创新铺平道路。

  此外,在军民融合发展战略指引下,航空航天领域军用技术的民用转化需要“超级大都市”的科研平台,并且军转民的潜在市场也往往在大都市。正如位于西安的国家级陕西航天经济技术开发区和陕西航空经济技术开发区,作为全国仅有的两个以航空航天为特色的国家级经开区,连同新近组建的“陕西空天动力研究院”,将成为军民融合的主要承载地。而通用航空产业作为军民融合深度发展的代表性产业,其自用性、高端性的特定属性也决定了发展通用航空,创造私人出行、飞行娱乐新需求要更多面向大都市的人群开拓市场。因此,消费人群在哪里也决定了前端研发、服务的人群在哪里。

  对于南昌、贵阳、景德镇等在航空航天产业某一领域具有优势的城市,相比于“超级大都市”,在整体研发实力、拓展市场能力等方面还有一定差距。因此更应该发挥长板优势、定点突破,充分依托自身的特色产业做大做强,并且“抱紧”与自身产业链相关的航空大都市,加强产业研发制造的协作,在以超级大都市为龙头的产业体系中占据一席之地,打造成为其中的“支点城市”。

  例如南昌依托洪都航空工业集团,在大型客机C919的研发制造领域具有优势地位,应加强与上海的飞机总装基地以及西安、沈阳、哈尔滨等其他部件生产城市的联动,增进合作;“抱紧”上海商飞总部及研发机构等高级别部门,充分对接利用长三角的国际交往优势,积极争取技术转移和承接市场需求,在大飞机制造产业体系中占据更高地位和份额。

  这些“航空航天特色城”的出现,其背后均有着“家国情怀”的光辉发展历史,本就是城市文化中值得“大书特书”的城市名片。例如贵阳发展航空航天产业依托的三线基地背景;景德镇拥有中国直升机设计研究所和昌河飞机工业集团,亲历中国自主研发直升机的发展历程……

  因此,在城市形象的塑造中强化航空航天元素,把产业“写在脸上”,既能激发航空航天工作者为国奉献的自豪感和荣誉感;也是发展航空航天特色旅游的重要途径,要将“墙内开花墙内香”的产业知名度扩展到能让普通大众家喻户晓的城市知名度。

  目前景德镇已建成江西直升机科技馆,未来可借鉴图卢兹、西雅图的成功经验,在城市地标、城市雕塑、街道命名等城市空间层面加强产业文化元素;在航空航天主题公园建设、民用飞行器体验、大国工匠宣传等活动策划方面谋划创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Tags: 树大根深 

本栏推荐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2980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