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沙巴体育平台 > 电商世界 >

潘向东:阿根廷货币危机“十年一轮回”的前因

2020-03-27 11:31电商世界 人已围观

简介笔试机考银行8月12日,美元兑阿根廷比索飙升收至55.75,当日贬值幅度接近23%,自今年年初以来已累计贬值近47%。随后阿根廷央行紧急出手,于8月12日动用5000万美元自有的外汇储备,为2018年9月以来...

  8月12日,美元兑阿根廷比索飙升收至55.75,当日贬值幅度接近23%,自今年年初以来已累计贬值近47%。随后阿根廷央行紧急出手,于8月12日动用5000万美元自有的外汇储备,为2018年9月以来首次干预市场;阿根廷主要股指Merval指数盘中一度暴跌超过38%,阿根廷在美股上市企业集体暴跌。

  阿根廷的货币危机不是近期才出现,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每隔十年就会爆发出一个货币危机,其背后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阿根廷此次“股债汇三杀”的导火索是现任总统马克里在总统初选的意外落败。在8月11日的总统初选中,由前总统克里斯蒂娜推举的中左翼的候选人阿尔贝托费尔南德斯的获得47.7%的选票,而现任总统马克里则落后近15%的选票。此次初选结果被视为阿根廷10月27日第一轮总统选举的关键指标,而马克里的得票率远不及预期,极大的劣势令选民质疑现任总统马克里能否在10月获得连任。

  而现任总统在初选中失利之所以能引发金融市场如此剧烈的动荡,是因为投资者则担心前总统克里斯蒂娜代表的左翼民粹主义政府回归,将扭转现任总统马克里现阶段支持鼓励市场的诸多经济政策。费尔南德斯的竞选搭档、阿根廷前总统克里斯蒂娜在执政期间曾实行干预主义政策,实施外汇管制,并且曾出现债务违约记录。如果费尔南德斯获胜,投资者担忧民粹主义政策或许会卷土重来。

  此外,市场还担心,如果费尔南德斯当选总统,可能会导致阿根廷政府的预算再度膨胀,从而危及IMF对于阿根廷的经济援助。2018年5月,IMF与阿根廷签署570亿美元的贷款协议,阿根廷债务的44%由IMF持有。此前费尔南德斯曾严厉指责IMF与阿根廷签署的贷款协议,承诺上台后将重谈协议。费尔南德斯提倡相对宽松的政策,这将使得阿根廷财政预算再度膨胀,进而使阿根廷正在进行的财政改革中断,也可能使阿根廷和IMF的合作终止。

  阿根廷比索的大幅贬值,根本原因在于国内经济的结构性问题。例如外债过高、外汇储备不足、通胀高企、经济结构单一以及政局不稳等。而此前美元的持续走强,以及此次大选结果都只是阿根廷货币危机爆发的导火索。

  虽然阿根廷拥有丰富的农业等自然资源能,但也正是“资源诅咒”,导致了阿根廷经济结构单一。阿根廷农业发达,但容易受天气等因素,一旦天气恶化,将严重影响出口。阿根廷借来的资本,要么流入了传统的农业,要么用于消费,很少流向工业,整个经济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经济结构的单一,使阿根廷经济经常容易受外部环境干扰。

  外债负担方面,阿根廷外债和融资需求自2017年下半年开始明显扩大,2019年3月阿根廷外债总额达2758.27961亿美元。而相对于巨额的外债,阿根廷的外汇储备明显不足。截至2018年底,阿根廷外汇储备为575.56亿美元,仅为外债总额的20.7%。在此前美联储持续渐进加息的背景下,美元资产成本提升,加剧阿根廷的债务负担,虽然美联储于2019年转鸽并在7月降息,但美元资产成本仍相对较高。外债水平高企引发国际投资者对阿根廷政府主权债务偿还能力的担忧,导致资本外流趋势加重,进一步加深阿根廷本币贬值的压力。

  虽然阿根廷农产品、食品出口额较大,但是阿根廷经济结构单一,大量的生活用品、工业生产用品需要进口。阿根廷具有大量外债的同时,贸易逆差严重。2010年以来阿根廷经常项目就一直是逆差,并不断扩大。2010年经常项目逆差为16亿美元,2018年高达280亿美元。

  阿根廷国内通胀较高,对本币造成贬值压力。自2019年年初以来,阿根廷CPI同比持续走高并持续高于50%,阿根廷6月CPI同比高达55.80%。虽然现任总统实施紧缩的货币政策,但仍未有效遏制通胀的不断走高,同时还导致民众对政府怨声载道,这从此次总统初选的民意倾向可见一斑。

  南美各国贫富差距很大,“左右”对立严重,官员贪腐严重,政局长期不稳定,阿根廷这次政局震荡并不是孤例。民粹主义上台后,提倡高福利收买选民,忽视经济发展需要的结构性改革,这极容易导致经济恶化、债务高企。改革派上台后,由于国内缺乏资本,又经常和IMF等外部组织、国家合作,采取财政收缩,笔试机考银行这又会再次激发民众不满,引起民粹势力上台。如此反复不断,经济难以好转。

  这种经济结构单一、出口依赖、外债高企、储备不足、通胀高企、政局不稳的经济体,对全球经济的走向表现出高度的敏感性,一旦以美国为主导的全球经济体呈现出商业周期,那么在阿根廷就会出现极度放大,从而出现随全球经济商业波动的“十年一轮回”的货币危机。

  阿根廷经济主要依靠出口,经济贸易结构较为单一。阿根廷国内经济形势走弱,内需难以提振,在全球经济动能放缓、贸易局势趋紧的背景下,外需减弱,2018年二季度以来阿根廷经常账户逆差扩大。

  2019年以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三次下调全球经济增长预期,将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从年初的3.7%下调至3.2%。大通全球制造业PMI自2018年4月起连续下行,从53.5%降至 2019年7月的49.3%,且已连续三个月跌破荣枯线。OECD综合领先指标自2018年以来先连续下行,目前处于2010年以来的最低值。作为世界经济重要的发动机,中国经济自2012年以来一直下行,目前仍处于寻底通道中;美国经济2019年以来增长动能有所减弱,二季度GDP季调年化同比增长2.1%,低于一季度的3.1%,制造业PMI也由今年1月份的56.6%逐渐降至7月份的51.2%。

  2008年以来,全球经济债务率高企的同时生产率又增长乏力,还面临着中东地区地缘政治风险可能加剧、英国脱欧前景有较大不确定性等对全球经济的抑制。

  这些因素,都引发全球避险情绪上升。近期以来,美债收益率持续下跌,美国30年期国债收益率跌至0.47%,逼近历史低点。黄金价格大幅走高,COMEX黄金价格和伦敦现货黄金价格目前都已超1500美元/盎司。投资者的这些避险情绪升温,必然会导致他们抛售新兴经济体的债券。对于本身经济结构就有硬伤的阿根廷,自然就首当其冲。

Tags: 笔试机考银行 

本栏推荐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1679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