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沙巴体育平台 > 电商世界 >

瘟疫向后历史向前

2020-03-16 16:52电商世界 人已围观

简介中国互联网历史1347年10月,一艘在中亚瘟疫中幸存的船,在意大利西西里岛的墨西拿港靠岸。尽管当地对船只进行了隔离,但顺着缆绳爬上岸的老鼠让黑死病席卷了整个欧洲。 颁发健康证、建立隔离区...

  1347年10月,一艘在中亚瘟疫中幸存的船,在意大利西西里岛的墨西拿港靠岸。尽管当地对船只进行了隔离,但顺着缆绳爬上岸的老鼠让黑死病席卷了整个欧洲。

  颁发健康证、建立隔离区、记录死亡人数、组织慈善活动、丧葬事宜和城市治安……西方在这场对抗瘟疫的过程中,孕育出有独立自治能力的公民社会雏形,为后来的文艺复兴奠定了社会基础。

  人类和瘟疫抗争的历史,既是一部充满血泪的历史,也是一部社会经济的变革史。

  从肆虐欧亚大陆300余年的黑死病,到19世纪横行不列颠的伤寒,再到17年前令人记忆犹新的非典,每一次巨大的社会危机之后,伴随着对安全和生存的思考,都会引发深刻社会变革。

  人类和瘟疫对抗的历史,更是一个提升效率的历史,每一代人都在挑战着所处文明时代的能力极限,尽可能让社会资源的配置跑赢病毒的扩散。

  在673年之后的今天,欧洲中世纪的健康证被小小的二维码取代,隔离也早已不是简单的画地为牢。不期而至的疫情为全社会按下暂停键的同时,也倒逼着人类用更高效技术手段和社会组织方式,去抵御瘟疫这个千年宿敌的侵袭。

  在任何时代,战胜瘟疫都没有捷径,疫情防控和经济发展缺一不可。数字化则是迄今为止疫情社会治理带来的最大启示。

  黑死病是人类历史上最致命的瘟疫之一,曾经多次大规模爆发。历史学家估计,1347年在意大利西西里岛登陆的黑死病,大约造成了2400万人死亡,约占当时欧洲和西亚人口的四分之一。

  意大利诗人薄伽丘作为亲历者,在《十日谈》这样写道:“行人在街上走着走着突然倒地而亡;待在家里的人孤独地死去,在尸臭被人闻到前,无人知晓;每天、每小时大批尸体被运到城外;奶牛在城里的大街上乱逛,却见不到人的踪影……整个城市到处都是尸体。”

  整个欧亚大陆,很多街区和楼宇都被涂写上了一个大大的字母“P”(pest),这意味着此处有黑死病人,提醒路人不要靠近。

  薄伽丘的故乡佛罗伦萨组织了防疫委员会。人们通过颁发健康证、建立隔离区维持秩序,同时密切监视边境,杜绝更多感染群体进入。

  这期间诞生在意大利的“医学隔离” (Quarantine)一词,意指通过隔离有效断绝了病源输入,被后世视为防疫典范。

  当疫情在新世纪的第3个十年伊始再度来袭,隔离依然是阻断病毒扩散的不二法门。

  然而时过境迁,安全的意义早已不是物理上被隔离的孤岛,而是多维度贯通整个社会、却又看不见摸不到的“数字安全城墙”。

  发端于杭州余杭区的健康码,正是人们社区通行、公共交通和复工上岗的数字通行证。

  数据显示,2月11日杭州健康码上线万市民、返岗工人申领。截至3月5日,全国超200座城市应用健康码,覆盖了公交地铁、社区、写字楼、商场、机场等场景。

  浙江省和阿里巴巴联手推出的健康码,是整个疫情期间实用性最强、覆盖最广、传播速度最快的数字化工具。

  一个二维码解决了中国1/3城市、数亿人健康信息申报的问题,这背后的数字化能量和治理效率令人震惊。

  从疫情期间保障人们基本安全需求的角度,673年前用于隔离的健康证实现了“数字进化”,是数字技术在本次公共危机治理中最大的创新创造。

  健康码只是“数字安全城墙”中的小小一隅。免费服务全国27省份的达摩院智能疫情机器人、新冠肺炎CT影像识别准确率达96%的AI诊断技术、可以对疫情高危人群的预警和追踪的AI“防疫师”……

  如果说隔离是保障基本安全的一座城墙,那么被这座城墙护佑的人们,依然面临衣食住行等诸多的基本生存问题。

  作为黑死病这场浩劫幸存者的后代,意大利经济学家维弗雷多·帕累托在1896年出版的《政治经济学讲义》中提出了对后世影响深远的“帕累托最优”。

  作为博弈论中一个重要的定理,“帕累托最优”又称为帕累托效率。大意是,经济的效率体现于配置社会资源以改善人们的境况。

  当资源的配置达到临界状态,此时如果有一方想要变得更好,而不可避免地侵占和损害他人利益时,这种临界状态就叫做“帕累托最优”。

  在传统的社会治理模式下,如何让资源配置体现各方利益的最大公约数向来是个难题。

  美国学者威廉·麦克尼尔在《瘟疫与人 》一书中写到:“当黑死病暴发把濒临死亡的恐惧植入整个社会时,日常规范及习俗制约随之崩溃。”

  在疫情期间,跨越数千公里,涉及数亿人的资源分配,也在挑战着政府机构和社会组织的治理能力。

  小小的口罩在2020年初成了关乎民生的重要物资。这个日常冷门的产品,在疫情爆发的最初几天,卖出了以往几年的销量。

  有的淘宝店单日销售额上涨了18000倍,一天卖出了9000万元的口罩,如果库存和产能跟不上怎么办?

  有商家白天刚刚联系好4家供货工厂,晚上就接到所有库存被征用的通知,几十万订单无法履约如何弥补?

  有人在疫情期间兴风作浪,挑战社会道德底线,不但“换马甲”试图兜售假冒伪劣产品怎么防范?

  每个问题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消费者的权益、商家的利益和社会情绪的稳定,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循着“让好人一路绿灯,让坏人寸步难行”的基本治理逻辑,评估筛选有正品货源且服务能力强的商家,让他们优先发布口罩类商品;对涉嫌销售假冒伪劣口罩的商家,平台处罚后会直接拉入黑名单,用技术手段杜绝他们“换马甲”继续作恶的可能。

  截至目前,从各地公开的非法制售口罩等防护用品的情况来看,这些案件绝大部分集中在线下销售渠道和微商、朋友圈等缺少管控的领域。

  相较之下,以阿里巴巴为代表的数字化治理程度较高的电商平台,在口罩等防疫物资的销售管控方面,经历了短暂的适应后很快找到了“章法”。

  而在物资调配方面,由浙江省主导、支付宝利用蚂蚁区块链技术实现对救援物资需求、供给、运输等环节信息在线审核并上链存证,经菜鸟绿色通道以最快速度发往全国。

  截至3月初,菜鸟已将来自中国大陆和全球38个国家与地区的3750万只口罩、175万件防护服运往武汉。

  当社会运行和传统治理手段受限于时空条件,互联网平台型企业通过创新数字手段,帮助政府和社会完成了供需保障、救援采购等多层面的任务,用数字治理的方法,重新诠释了“帕累托最优”。

  有观点认为,瘟疫本质上是一个经济学问题,即市场配置效率能否跑赢病毒的扩散。

  17年前那场令人记忆犹新的非典,改变了很多个人和家庭的命运,也颠覆了中国人对传染病的认知。

  邓肯·克拉克在《阿里巴巴:马云和他的102年梦想》一书中写道:“非典证实了数字移动技术和互联网的有效性,因此成为使互联网在中国崛起为真正的大众平台的转折点。”

  人们在疫情中被半强迫地拥抱了互联网。社会运行方式的点滴变化,让中国互联网的发展驶入了快车道。

  在这个早春,餐饮、零售、出行、地产等行业似乎依然没有走出寒冬,农产品和中小企业则在疫情的影响下面临滞销、亏损、倒闭的生死一线。

  中国实体经济缺少柔性生产能力和灾害应对力,很多领域在IT时代错过了互联网,在数字时代彻底在全域化、智能化生产体系中被甩到边缘。

  不期而遇的新冠疫情和“即插即用”的数字基建,似乎产生了一丝化学反应,倒逼着社会加速了数字化进程。

  业绩下滑90%、每天处在心理崩溃边缘的林清轩创始人孙来春,在淘宝做了人生第一场直播,2小时销售额近40万;

  坐拥300多家门店的家居零售巨头居然之家,一周之内举行4800多场直播秒杀,创下4.7亿成交额记录;

  西贝、眉州东坡、小龙坎等因全民隔离失掉饭碗的餐饮企业,借助电商、直播、外卖展开自救,短短十分钟,一份自热小火锅能卖出上万销量。

  数字化平台释放了那些被疫情封印的商业能量,平台的治理规则为数字化复工复产打开了一路绿灯。

  随着开店流程和审核效率的优化,疫情期间在淘宝开店最快只需要5分钟。2月以来,每天有超过3万经营者上淘宝开新店,淘宝成了中小企业数字化复工复产的首选平台。

  3月10日下午,农业农村部市场与信息化司司长唐珂披露,针对疫情引发的农产品销售难,农业农村部组织社会各方力量应急促销,推动线万吨农产品。

  值得注意的是,阿里巴巴的搭建的数字农业供应链,帮助各地农民卖出了10万吨农产品,占到应急销售规模的近八分之一。

  数字经济在农村下沉的并不止于“连上”,破解农产品质验、产销标准化等难题,才是数字治理的更大意义。

  数字时代的治理,不是救济型的运动式包销,也不是搭起一张网任你自生自灭,而是通过规则和人工智能算法实现扶优劣汰,让好的商家有更好的资源,让无法通过考验的产品彻底出局。

  19世纪上半叶,英国居民的健康问题一度十分严重,各种传染病和流行病横行。特别是斑疹伤寒,这种传染性极强的疾病在19世纪前半期曾经在英国频繁爆发、多次流行,受害者遍布整个不列颠。

  由于缺少有效的防控措施,加上英国政府当时奉行自由放任的社会政策,这种疾病不仅在下层民众中极为流行,甚至连维多利亚女王的丈夫也死于伤寒。

  流行病的大规模爆发,引起英国社会对公共卫生的重视。英国开始推进公共卫生立法,公共卫生体系逐步建立。

  1910年10月,两个从沙俄归来的矿工离奇死去,从西伯利亚的冻土平原传来的鼠疫,顷刻间蔓延至整个东三省。

  年仅31岁、从英国剑桥大学留学归来的华侨伍连德临危受命,出任了东三省防疫全权总医官。在研究了解了东北鼠疫的情况后,他果断提出9点防控疫情的建议,其中最重要的一条,便是及时开展封锁隔离。

  1911年1月,清政府下令封锁山海关,政府派出了1000多名士兵对中东铁路沿线进行了交通管制,对所有的旅客在观察5天后才将其放行,有效阻止了患病人员在旅途中将病情扩散到其他地区。

  伍连德还效仿西班牙火车隔离的方法,用1200节的火车车厢作为隔离点,这些车厢有士兵把守,里面配置了很多设施,成为临时疫病的“方舱”。

  67天后,疫情被彻底消灭。从东北鼠疫防疫起,伍连德先后开创了中国流行病学、微生物学、实验动物等学科,是中国现代卫生防疫事业的奠基人。

  “面对肆虐的鼠疫,穷尽各种方式与之搏斗”——小说通篇要表达的这个“真理”,在作者看来“只是顺利成章的事”,“并不值得赞扬”。

  把视线从文学回归到现实,当新冠疫情把社会推到应急状态,各方力量都使出浑身解数应对挑战。具备“即插即用”特质的数字治理迅速下沉到社会各个层面,也成了“顺理成章的事”。

  布莱恩·阿瑟在《技术的本质》一书中写道:“是技术将我们与我们拥有了5万年甚至更久的那种生活方式分开了。技术无可比拟地创造了我们的世界,它创造了我们的财富,我们的经济,还有我们的存在方式。”

  毫无疑问,瘟疫灾难贯穿了整个人类的文明史。来自数字治理的经验和技术,或许可以让我们找到与世界相处的更好方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Tags:

本栏推荐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1679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